“奇點”中的黑客與蠕蟲

作者:星期六, 九月 22, 20180

“OpenWorm”項目的廣告似乎能戳中蠕蟲極客的所有萌點:

  • 模糊開源
  • 樂高般的模塊化風格
  • 機器人
  • 有相關App
  • 為“真正的蠕蟲極客”而生

OpenWorm項目試圖數字化仿真地球上最簡單生物秀麗線蟲的思維。秀麗線蟲是只有302個神經元和95個肌肉細胞的微小蠕蟲。研究人員掃描并上傳了秀麗線蟲的神經圖譜,可供人對之施以各種刺激并建模其反應。

奇點

OpenWorm項目不免令人想到未來學家 Ray Kurzweil 描述的奇點(Singularity)問題:人類意識與人工智能融合,或者被人工智能超越的時刻。奇點之后,歷史將被定義為“奇點前”或“奇點后”,因為人類文明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到達奇點有兩條可能通路。比較樂觀的路徑是,科學發展將能找出掃描人類大腦并上傳到云端,同時保持其意識的方法。只要人類能擺脫皮囊的束縛,就能獲得永生。OpenWorm項目就是朝著永生邁出的一小步。

能有個運動全能的機器人身體帶著自己的人工智能思維到處跑,不啻為一件挺美的事兒。特斯拉的品牌顧問應該對此挺感興趣,因為人們將會關注自己的機器人身體是什么型號的。

通往奇點的第二條路就比較黑暗了。不定哪天吃著早餐麥片看報的時候就會發現,谷歌天才創造了有自主意識的人工智能,而這個人工智能已經決定要消滅人類。

比較黑暗的情形中,相貌兇惡的男性機器人會接到獵殺加州山景城地下世界中殘余人類的命令。這是一個我們都很熟悉的場景設想,即便發生了也不會令人太過震驚。大家耳熟能詳的《終結者》系列科幻電影的背景設定就是這樣。

不過,仔細想想,起點中黑客哪兒去了?嗯,這取決于人類到達奇點的方式。

奇點中的黑客

如果走的是相對“光明”的道路,也就是人類思維遷移到計算機里,黑客行徑就會成為類似當今殺人罪一般的重罪,黑了某人的思維與謀殺或奴役無異。黑客也就等同于攻擊人類思維的惡魔。

不妨想象一下:某天你和你閨蜜正頂著最新型機器人外殼在王府井大街上閑逛,忽然之間,閨蜜僵住,臉上滿屏“你們的基地已被我們占領”。你驚呼:“天吶,你被黑了!”然后緊急召喚110網警。但你收到的唯一回復是,“我正在我們的基地里大開殺戒”。于是你懂了,自己也被黑了。

如果是“黑暗”道路,谷歌人類終結者公司的機器人就會用高級數據分析來找出殘存的人類抵抗力量,在處決前先給他們放段兒廣告。這種世界里,黑客行為就成了人類最大的希望,黑客則是人類的英雄。他們將是約翰·康納(《終結者》主角)或摩西一樣的自由斗士,黑色連帽衫將成為抵抗與自由的象征。黑客最終會滲透 G Suite,進行橫向移動,然后摧毀其防御網。

很有趣,是吧?在通向奇點的道路上,黑客行為不是最惡劣的犯罪行徑,就是人類的崇高事業。不管怎樣,黑客的絕對價值都將是極大的。于是,還在為職業道路選擇而苦惱?不妨考慮一下信息安全行業咯。

澳大利亞人工智能大會上對與會者做了個調查,問他們覺得奇點什么時候會到來。最近的猜測是2040年,也有人預測2020年就會到來。這可真是迫在眉睫了。芝加哥小熊隊能時隔108年問鼎美國職棒大聯盟世界大賽冠軍,但德州游騎兵隊恐怕就永遠沒機會贏下任何一場世界大賽了,因為,奇點時代,所有棒球比賽可能都是在硅基電腦里仿真模擬,而球隊名稱很可能是戴爾刀片機、英特爾內置( Intel Insides )之類的。

我們這代人很有可能活著見證奇點的到來,那么,養老保險到底要不要繼續交呢?畢竟,奇點時代好像也用不著養老了呀。

相關閱讀

小心AI成為2003年時的防火墻

 

分享:

相關文章

寫一條評論

 

 

0條評論